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报道 >  文章详情

深圳卫视财经频道《创业资本圈》文字实录-锐拓显示 石耀忠

2013-09-30 13:55 浏览次数:7189

2013928日播出,时长:003000

高海燕:用智慧开启资本,用资本创造奇迹。欢迎收看由浦发银行深圳分行冠名播出的创业资本圈。我是主持人高海燕。

首先我们来认识一下今天的三位观察员。掌声欢迎三位观察员。

今天,我们来关注一下有点冰火两重天意思的LED显示行业。在去年,也就是2012年,LED显示行业的深度整合,遭遇全球市场的低迷,产能严重过剩,很多LED显示行业的企业退出了江湖。可是有一个人,他掌舵的LED显示行业,却成了寒流中的一枝独秀,逆袭成为了行业的首位。他到底是谁呢?我们通过一段VCR了解一下。

我想在掌声有请我们的圈主出来之前,先问一下三位观察员。LED行业,我个人(觉得)真的不是一个特别有信心的行业,但是今天我们这位圈主,好像是有点逆袭的概念,不知道三位观察员有什么样的期待?

观察员黄宇:LED呢,我曾经听人家说现在是在寒冬,甚至有人说现在还是深秋,甚至还没到寒冬呢,所以听说石总这边能够在寒冬当中一枝独秀,我真的是想看一看。

高海燕:好,肖林秀。

观察员肖林秀:我想跟石总探讨一下企业在利润和扩大营业收入之间他有一个什么样的抉择。

观察员张延程:我了解到石总也是做市场起家的企业家,我想在团队作战和外部合作的方面,和石总详细聊聊这方面。

高海燕:好的,我们有请今天的圈主,德豪润达的副总裁、深圳锐拓显示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石耀忠先生。

石耀忠:高老师好。

高海燕:你好,坐下我们慢慢聊。

石耀忠:好,谢谢。

高海燕:我们知道你是深圳最早一批做LED行业的人,从1993年算起,你自己已经在这个行业做了二十年了。

石耀忠:对。

高海燕:你能不能从你这种自身的经历出发,给我们简单的几句话,帮我们纵横式的看一下深圳LED行业的整个发展的脉络。

石耀忠:我就谈一下我自己从业LED行业二十年来简单一点的感受。其实我入LED行业也是偶然下海打工,找的第一家企业是台资企业就是做LED的,在十年前其实知道LED的并不多,而且主要是为大部分台资厂做,做一些器件,做一些配套的产品,也就是好像是LED这个概念,被老百姓接受可能是在三星推出的LED TVLED电视的概念,其实三星的LED TV的概念不是我们今天意义上讲的LED显示屏,它是一个被动发光的器件,是背光板这个部分。真正在十年前的LED显示屏,我觉得还是比较一团散沙,政府也不太关注。

高海燕:对,深圳都是蚂蚁军团。

石耀忠:对,都是蚂蚁,都是草根,包括我也是草根出身。至于大家真正了解,尤其是在座的都搞资本的,或者媒体来关注LED行业,我觉得还是近五年的事情,最多也不到十年的时间。所以我讲,包括到今天,大家对LED行业的关注度过热,早期的疯狂的追逐,包括政府大力的产业政策的补贴和一些政策的倾斜,我觉得是助动了这个行业高速发展的这五年,同时也才有今天讲的什么寒冬。

其实我一直不同意寒冬这个概念,因为从LED显示屏,就是今天从显示屏这个概念来讲,它每年还是以20%30%以上的速度增长,就是2012年的寒冬也增长了,从产值上增长了10%

高海燕:就是整个行业的产值是上扬的。

石耀忠:还是上扬的,但是我们要注意它的增量,这个市场份额,它的产能还是增加的,但是由于它的价格竞争力比较激烈,比如说我们早期一个屏卖五万块钱一平方米,卖一百平方米可能就能赚到五百万,现在卖一百平方米,可能两百万都没有这个产值,就是增量不增价的这个行情。

高海燕:哦,就是产能继续在增加,这个交易额不增加。

石耀忠:对,市场份额在不断的扩大。

高海燕:市场份额在扩大。

石耀忠:我们整个价值、价格在下降。从竞争的基本来讲,我觉得是必然,所以每个企业不能怨自己说我怎么怎么样了,恶性竞争呀,所有的行业都这样。

高海燕:今天你作为一个行业的从业人士,特别是从业二十年的人士,帮我们对这个行业的认知重新梳理了一遍,可以说目前是这么一个结果吗?就是整个LED显示行业的市场需求仍然是跟过去相比是增长的。

石耀忠:增长。

高海燕:并且每一年的市场份额是在上升的。

石耀忠:对。

高海燕:大家看不到这个行业的所谓的单体利润的上升的原因是因为价格其实在下降,也就是说消费者在市场上升的过程中是得到了好处的,特别是这两年我们所听到的所谓LED显示行业的哀鸿遍野,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企业出局了呢?这又是一个事实呀。

石耀忠:我觉得大家从大的方面来讲,大家说技术优势,这是肯定的,创新优势,这个技术创新我觉得从这个层面来讲,不仅仅是我们对于产品的技术,我觉得包括一些市场推广,对不对?包括一些细分行业的区分。我一直讲,知道有所为而有所不为,你侧重于哪个方面,来去做出你有特色的东西。淘汰的企业,我觉得大部分都是由于资金链断裂,或者没有一些拳头产品或者有特色的产品,不管在价格竞争也好,技术竞争也好,资本竞争也好,都处于弱势的这些小企业。

高海燕:锐拓企业,就是锐拓这个公司,就是你这个公司,我们讲说逆袭成为了行业首位,这个从数据上是什么概念?

石耀忠:我们指销售额。

高海燕:2012年,销售额?

石耀忠:只是指销售额。

高海燕:销售额在2012年成为行业最大的?

石耀忠:对。

高海燕:这个最大的是什么概念?能够用数据化来告诉我们吗?

石耀忠:应该是6.7个亿的销售额。

高海燕:哦,就是在LED显示行业。

石耀忠:显示行业来讲。

  高海燕:你的6.7亿的年营业额实际就是这个行业最大了?

   石耀忠:对。

  高海燕:比如说实际上你在最初做LED这个行业的时候,我记得你最早突破的是海外市场,当时为什么要这么做?

石耀忠:应该这样讲,做显示屏,我最早突破的是海外市场。在2000年之前,我主要做器件、模组,做显示屏的配件为主,早期的做显示屏,现在都说全产业链、垂直产业链,早期做显示屏企业大部分是工程公司,就是我买来模组和箱体,我当地接了工程就组装,市场份额也很小,到今天LED显示屏的市场也不过就100多亿的市场份额,不像LED照明行业是千亿级、万亿级的市场份额,所以早期来讲,我们做配套,现在国内一线的品牌或者做的超过十年的这些LED显示屏企业,我毫不夸张的说,都做过我的客户,我给他们做配套。当时基于在国内不和他们竞争,并不是说我多么高瞻远瞩,我要打海外,或者有什么雄心壮志做海外,就是为了避免和我现在的国内客户竞争,我们去做海外市场。做海外市场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一个俄罗斯客户,他原来在韩国进显示屏,然后问了我们的价格,然后看了我们的产品,也很有优势。当时我们第一单海外市场就是50万美金的订单,那是2002年,那是相当大的订单。

高海燕:对,相当大的订单。

石耀忠:50万美金的订单。当时,我觉得这个海外市场比较有做头,比做国内,而且人家起码都是先打定金,款到齐货。所以我们在2002年、2003年的时候就参加了第一次美国的ISA展,就是广告标识展,当时是全球最大的显示屏行业的展。当时参展的中国企业大概就两家,不像今天,你看,都成了中国的LED显示屏展,有将近一百家企业去ISA会展,甚至广播都用中文广播了。

观察员张延程:那我想重点跟您探讨的是说,刚才您也谈到了市场寒冬,那么我们的国内和国际市场有什么样的不一样?我们面临的竞争有什么不一样?我们在当地的运作模式不一样,那么我们将来是打算以哪个市场为主?

石耀忠:我刚才强调,任何一个中国的企业都应该有雄心赚美金和欧元,如果海外市场我们占了80%的份额,早期在德豪收购我之前,我们做一个多亿规模的时候,我们海外销售占了80%以上,也是进入德豪,2009年被德豪收购过来以后。

高海燕:刚才的再说一遍,是在哪个年代?

石耀忠:2009年之前。

高海燕:2009年之前?

石耀忠:对。

高海燕:你的海外市场的?

石耀忠:份额占了整个公司销售的80%,那就是一个多亿的销售额,占了整个80%

高海燕:当时这种市场格局是怎么形成的?是因为什么因素?是你无意之间造成的,就是被动造成的,还是主动的市场格局的分工?

石耀忠:应该是被动造成,因为国内市场,我觉得和早期工程,像早期一些品牌企业,包括利亚德也好,包括这些比我们早的,包括蓝通,还有洛普,现在跟我们的差不多时代的企业来讲,我认为它们的工程能力、它们的市场能力很强,如果我们和他竞争的话,可能会以己之短搏别人所长。而我们制造能力跟海外去配套,我们海外工程项目不是我们做的,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或者客户去做工程的,避免我们工程的短板,这是一个方面的考虑。

第二个方面的考虑,因为所有的这些客户,就是说所有的这些显示屏公司大多数都是我的客户,如果我在国内再去卖屏跟他竞争的话,势必影响我既得的这些生意。

高海燕:国外拥有的这些市场和客户,反过来,会不会成为你重要的品牌因素?在拓展国内客户时,其实是有品牌支持的?

石耀忠:当时我跟我的员工开会时一直讲,不管表面上讲也好,还是实际操作来讲,如果我们能用服务海外客户的品质理念、服务理念,再转战做国内市场的话,我觉得站的高度不一样。

高海燕:其实刚刚我们一直在花时间讲你的创业时候的选择,以及我们一直在讲你的市场拓展的这种方式和策略,可是我们有一点不能忽略,就是LED行业,特别是LED的公司,总体上还是一个基础型的技术驱动型的公司,这个部分好像我们讲得特别少,就是你的技术优势在这个中间占的位置在哪里?

石耀忠:我也是一直在讲,LED这个竞争这么激烈的根本原因是同质化现象太严重,是不是?所以才降的,大家只有一个杀手锏,就是降价,在技术上,当然包括锐拓很多东西,也不见得比别的企业更牛、更多,对不对?现在都意识到我们要在技术上创新,或者来讲,我觉得这不是一句话或某一段时间你想做就能做到这一点。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并入德豪润达的原因之一,因为德豪润达有足够的研发团队。

  高海燕:2009年德豪润达对你进行了并购,你其实由一个创业的公司变成了德豪润达的一个子公司,这一步的策略,我不知道你是主动而为还是被动而为。

  石耀忠:也是被动。

  高海燕:能不能讲一讲当时你的考虑?

  石耀忠:我和德豪润达,其实20093月份才介入找我的,当时其实它在深圳已经找了很多显示屏公司了,我想超过20家以上了,但是跟我谈判就谈了3个月,这3个月得益于什么?我们的财务报表和法律律师的尽职调查都在3个月之内就完成了。

  3月份谈,5月份开始进场审计,我们8月份就公告收购我们。

   高海燕:收购你是100%还是百分之多少?

  石耀忠:当时收购是60%的股份。

  高海燕:就是你还留了40%?

  石耀忠:40%,到2011年收购了另外的40%

  观察员肖林秀:石总,现在比如说2011年、2012年有很多做显示屏的LED的都上市了,但是您2009年成为了别人的子公司,现在心里会不会有点酸?

  石耀忠: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其实我一直讲,从锐拓进入德豪润达整个的体系来讲,对于这个公司来讲,现在看一定是好事,因为它背靠更大的平台,因为德豪的市值差不多一百个亿,现在的上市公司市值差不多一二十亿为主,可能募集资金也就三五亿,所以整个产业来讲,不足以支撑的。但是对我个人来讲,用财富来讲或者什么来讲的话,现在定义还为时尚早。

  观察员黄宇:德豪原来占了60%,后来为什么它要把40%全收购完?其实60%已经控股了嘛,已经对公司有影响了,按我们的思路,一般留40%给团队或者给像您这样的,就是说可能更有利于公司的发展,他是怎么考虑的?

  高海燕:是不是觉得他不听话什么的?

  石耀忠:恰恰相反,觉得很放心我,觉得我很听话,不用那40%来拴住我。从另外来讲,就是从德豪润达收购我来讲,对我还是肯定的,因为我的业绩各方面他还是满意的,所以他收购我40%

  高海燕:对德豪润达来说,它是上市公司嘛,对不对?我觉得它是要找了一个题材,或者想进入一个领域,或者想延伸它的产业链,或者是为它的上市公司找了一个题材,所以说正好那个时候LED是很热的,他就找了这个题材,我觉得对一个上市公司来说,所以说德豪润达的王总这个人,我觉得他还是有战略意识的人,并且我觉得他真是一个懂资本的人,可以这么讲。

  石耀忠:其实王总是我个人来讲比较佩服的,比较佩服他的敬业精神和他的魄力。他其实做LED行业不是盲目的,他2007年就开始接触和调研了。我2009年认识他的时候,对LED可能还不懂。

  高海燕:还不懂?

  石耀忠:根本不懂。你现在跟他谈,他俨然是专家。第二个,他也不是说盲目的去收购,我觉得通过我们交往,虽然这三个月的交往并购来讲,我觉得企业的并购也好,合作也好,包括你们搞投资的人来讲,最主要是和人的合作。

   高海燕:你是一个市场拓展型的人,你觉得资源要综合的使用,是吧?资源效应最大化,这是你做市场拓展的人一个基本素质或者基本意识,所以你当时要的是什么呢?要的是德豪润达的我觉得一个是它的平台,一个是它的品牌,一个是它给你的资本。

  石耀忠:核心一点是什么?王冬雷的计划是垂直产业链整合的计划,他刚上来定位就很清晰,做全产业链,从芯片做起。他为什么收购最多的是应用?他了解应用,然后再接触照明,包括他去年年底收购雷士打开渠道,我觉得都是他有计划的,在脑子里想的是有战略的。

  观察员黄宇:本身我们都说企业是一个不断改进的过程,但是LED行业是一个不断快速改进的过程,其实压力更大。要是您觉得自己为了避免这些压力所以说才把这个企业销售掉,我觉得这个不太容易理解。

  石耀忠:还有一个就是这个平台我能吸引更多的团队进来,对不对?像招聘也好,我上市公司来招聘和一个民营企业招聘,很多优秀的毕业生一定是到上市公司去了。

  观察员肖林秀:石总,虽然你们现在已经加入德豪润达这个平台了,但是目前中小板、创业板这一块,也有很多做LED的公司都已经上市了,我想这个品牌优势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抵销了,你想一想,你们公司跟他们比,你能不能简单的说一下到底有什么优势?

  石耀忠:我觉得第一我有一个更大的平台,有一个产业链优势。我们讲现在小间距,大家如果关注行业,每家公司都要推出小间距显示屏,就是LED TV的概念,正是因为有德豪润达这个产业链整合,我们从芯片是德豪的,封装是德豪的,我们后面的系统集成、组装是锐拓这边来去做的,在德豪体系下我们有着成本的优势,这是绝对的。

   高海燕:效率也是。

  石耀忠:也是效率的优势,我们研发这个产品的时候。

  观察员黄宇:这个我觉得有一点点不同的意见,其实我也碰到另外一个企业家,他说我宁愿不整合上下游,为什么呢?是因为我想用CREE的芯片就用CREE的芯片,我想用三安的芯片就用三安的芯片,所以他选择余地更大。而且呢,如果芯片出问题了,那么我就找他们算帐去,或者说芯片更新换代了,我马上就可以换一家厂家,你说你有德豪润达的芯片,你敢说德豪润达的芯片能够持续的保持竞争力吗?

  石耀忠:锐拓现在也是CREE的,我们是CREE的黄金钻石客户,一线客户,我们不排除用CREE的东西,对不对?这是客户选择,包括日亚的我们在用,但是我们在高端品牌上主推CREE的东西,在整个国产化的东西(LED),我们主推德豪的东西。

  高海燕:其实我们刚才更多的讲并购过程中,并购发生以后或者并购过程中间的一些产业效应,刚才讲的协同效应也好,产业链的整合效率也好,规模化发展机会的效率也好,这个我们想都认识了。

  石耀忠:好,我来讲一点,比如我们还讲跟德豪合作以后也收购雷士,本来我们去年要花一部分资金做全国渠道的,雷士就不要做渠道了,我们郝总应该最有发言权,他在渠道部就和雷士进行了很好的对接,我们现在郝总忙什么事呢?把国内营销中心变成服务中心,就是工程服务、技术服务,前期的商务服务中心,因为雷士37个运营中心,你的办公费用,你的人员费用都会节省很多,而且它市场触觉信息量又很大,还有36个网点,我们看它合出的产品,比如说我们讲房宅性的快速安装的产品来讲,从渠道来讲,某种意义上是红海,而所谓的蓝海战略工程来讲,我们周总在负责,我们航美机场的项目,对不对?包括我们万达130多个五星级酒店的LED显示屏都是我们做的。如果没有德豪这个平台,我们没有这些项目的产生。你说好处大不大?资本也有了,市场也有了。

  高海燕:可是其实还有,我们过去创业资本圈的节目来过一些并购的案例,好像就是有的并购是幸福的,有的并购是痛苦的,我不知道在你那里会碰到多少,比如说阿里巴巴并购易达通,我们这里易达通来过两次,阿里巴巴并购易达通,马云的策略是易达通你继续干你的,董事长变了,但是总裁、总经理不变,你的整体营运我们不参与,也不派人,也不参与营运,你自己来定业绩目标,然后每年就这么走。能够用到阿里巴巴的品牌,也能够用到阿里巴巴的资源,但是它资金还是独立的运行,到今天整个团队没有感觉到阿里巴巴真正并购了自己,在运行上没有觉得并购。

  石耀忠:某种实际上和锐拓类似,锐拓的董事长、法人代表目前还是我。

  高海燕:是不是啊。

  石耀忠:对,还是我的。

  高海燕:这是一种并购,这种并购是资源也用到了,品牌也用到了,渠道也用到了,资本也用到了。

  石耀忠:关键是人要用到,你所有东西人用到是关键的,没有人,你这些都是空谈,资本、市场什么的都是空谈。

  高海燕:然后原来易达通的团队当然也用到了,这个都没有变化,这是一种比较好的并购,也是比较大气有格局的并购。但是还有一个并购的案例,我们不能说它的名字,它的企业被一家国有企业并购,也就是民营企业被国有企业并购了,那并购完了以后的痛苦就来了,一个是每年的KPI,因为它本身去寻求并购的时候,是为了一种战略机会,就是说我不要追求每年的KPI,有一个大树好乘凉,让我专心把这个技术来应战一个未来的市场,可是结果并购以后呢,这家东道主对他每年的KPI要求,相反地逼窄了他自己的探索空间,然后在管理上又有很多变化,就是你的这种并购完了以后,你自己感觉的这种空间怎么样?

  石耀忠:我认为,其实我不知道这个观念对不对,并购不成功的案例应该比并购成功的案例多,成功的毕竟少数,我们看到并购失败的案例更多,我们在搞投资的,是不是这样?

  观察员黄宇:对。

  石耀忠:我们看到很多成功的。所以其实来讲,就在于你刚才讲我现在是什么状态,套一句套话来讲,痛并快乐着,对不对?有痛,但也有一些积极让自己感到很有成就感的一些事情,对不对?比如我们讲一些项目性的合作,如果以锐拓单个个体,没有德豪这个平台,没有在大连的投资,我们也没有万达这种项目,对不对?类似这种品牌效益来讲。

  所以说成功,我还是归根到底这句话,因为我也不太懂什么太多的资本,我也不太懂技术,我觉得人是很重要的,在并购合作过程中,尊重对方是最重要的。既然你两个确定谈恋爱关系了,首先他有好的一面,但肯定随着大家了解不断的深入,随着大家两个过日子,可能发现很多缺点,那就要宽容。所以有句话叫,成功的婚姻基本上都是在宽容下才能长久的,企业合作也一样,要宽容,尊重的基础上互相宽容,容忍一些。

  高海燕:您现在收看的是由浦发银行深圳分行冠名播出的创业资本圈,我是主持人高海燕。

  刚才我们一路聊过来石耀忠先生的这种创业,还有这个过程中最关键的一个德豪润达对锐拓公司的并购,以及并购以后所出现的这种整合效应。现在其实我们还是想进一步再聊,就是说我们锐拓的商业模式。刚才其实我们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德豪润达对你的并购以后,我们的各种优势体现出来了,产业链的优势、品牌的优势、通道的优势、客户共享的优势,但是总体来讲,我们必须得承认,LED行业在目前来说它还是一个红海领域。

  石耀忠:大部分企业在做红海市场,我们看不见很多企业是在蓝海里游泳,有很多这种小公司,产值不大的,几千万的甚至一个亿左右,平时做一些细分市场,做得很精致,我就看到一个做柔性屏的,在市场上它就专注欧美,这个市场份额很大的,只是我们没有关注到,其实有很多这种细分市场的领域在拓展。

  高海燕:对,红海里面有赢家,这个我们知道,就是说你在红海中现在的位置是什么?你想改变的位置是什么?

  石耀忠:所以我为什么要成立广东锐拓这个原因,就是一些景观亮化,我们要以设计为主,突出我们这二十年的经验,包括团队的经验,包括我们对行业理解的经验,突出我们的产品设计。产品设计来讲,我们显示屏来讲,其实大多数中国的LED显示屏,我认为就是生产显示屏幕的,我们知道一台电脑、计算机来讲,它的核心在它的主机上面,不是在屏幕上面,对不对?所以我们提出了系统方案解决供应商,这种系统方案有硬件方面的、接口方面的、控制系统方面的,我们现在延伸到软件了,比如我们这次跟航美,包括跟德国Strong做的这种远程监控的屏,我们后端的软件也会提供,比如他们提出来一种,我们客户的客户要求他随时随地看他播放多少广告,播放多少次,播放的情况是什么样的,我们可以提供这种服务。

  高海燕:其实他这个人的商业模式和商业思想是一个散文式的模式,什么叫散文式,就是形散而神不散。

  石耀忠:我喜欢你这个评价。

  高海燕:是吧。

  石耀忠:对。过去可能也是个文青啊。

  高海燕:嗯,对,其实他所有的东西都在为一样东西服务,就是说都是在为市场产生价值服务。

  最后一点时间,三个观察员给这样一位企业家和创业家一句评价、一句祝福。

  观察员黄宇:我觉得呢,石总是一个非常聪明,而且EQ很高的人。其次呢,应该说石总是识大体、知进退。

  观察员肖林秀:我感觉石总是一个真性情,而且是一个很实在的人,希望你们的团队能在您的带领下占领更多的市场。

  石耀忠:感谢。

  观察员张延程:我感觉石总是一个非常有商业敏感性的企业家,也比较低调,我希望您能够凭借您这种对市场的敏感,能够不断的创造一些新的商业模式,作为我们行业的标杆。

  石耀忠:我还要努力学习。谢谢。

  高海燕:观察员送上了祝福,我们节目组也准备了一份礼物。这是一幅漫画,我们本来想表达的意思是“拳打世界,脚踢全球”。

  石耀忠:我真的非常喜欢这个画,因为你看看,刚刚没讲,锐拓的LED显示屏在体育场里面做的最多的,因为我非常喜欢体育运动,尤其是世界杯">足球。我们刚才没有提的,锐拓显示还是中国国家队的赞助商和合作伙伴,中国国家队的。

  高海燕: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跟中国队挂起钩来了。

   石耀忠:感谢,感谢栏目组。

  高海燕:感谢收看本期的创业资本圈,我们下一周同一时间再见,谢谢。

石耀忠:好,谢谢大家。

 

《创业资本圈》锐拓显示石耀忠-编导手记

有所为有所不为

孟子曰:“人有不为也,而后可以有为。”

在采访德豪润达集团副总裁,锐拓显示董事长石耀忠时,他时不时总提到这句话。这位深圳最早做LED企业,自己跑市场白手起家的身价过亿的老总,在回顾自己二十多年的商界经验时,用这样一句平实的话来总结自己。

 “两个小时的接触,感觉石总是个性情中人,而且人很实在。”这是石耀忠做客深圳财经频道《创业资本圈》节目录制现场时,节目观察员证券日报南方总部常务副主任肖林秀做出的评价。

而我们在采访接触石总时,也有这样的感受,随和,谦逊,洒脱,睿智。

石耀忠最早是自己做市场白手起家的,当初自己工厂生产的LED模组、器件供应给国内各大LED生产厂商,为了维护客户资源,错开市场,石耀忠被动顺势选择难啃的欧美市场。

 “有所为有所不为”,石耀忠在认真分析了自己的优势和短板后,决定采用与当地服务商合作的模式开发市场。

 “我提供产品、技术,他们提供技术安装、产品服务等等。”石耀忠说,“我宁愿再让5%的利润,也把这块让给他们做。”

石耀忠的做法很快打开当地市场,他介绍说,他们当初欧美市场的第一个客户,现在还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

如今,石耀忠掌舵的锐拓显示成为在美国主流高端LED显示企业中,唯一一家中国企业。

深谙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智慧,将自己的核心精力放在自己最擅长的地方,石耀忠更懂得强强联手。2009年,石耀忠选择把锐拓显示并购给德豪润达集团,加入到国内LED显示航空母舰集群中,目标全球LED企业前三位吹响冲锋号。

在与航美传媒的合作中,锐拓显示专做LED显示解决方案提供商,集中精力一心做好自己擅长的事情。

石耀忠的商业形式与欧美企业传统做法相似,专做自己擅长的,集中精力做好,强强联手做大事,这给国内企业一心想做大,做全的传统观念给予不小的启发。

(来源于深圳卫视财经频道)

上一篇:高工LED:德豪润达掘金万达地产 或将突破盈利瓶颈 下一篇:搜狐家居:雷士LED广州品鉴会暨设计师交流会隆重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