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报道 >  文章详情

《财经天下》:王冬雷的春天

2013-12-25 16:17 浏览次数:7443

无论别人怎么说,王冬雷坚信,LED的春天即将到来。

为此,这位出生在1964年冬天的中国LED行业领军者,很善于蛰伏和伺机。

他个子不高,但颇有一种指点江山的气度;文质彬彬,却目光炯炯,不容拒绝。哪怕是选择一个座位,不说话,只一味带领着身边的人往前走,抬手一指,便是他中意的地方。

有人说王冬雷是一名天生的赌徒。豪赌小家电,做到全球三大小家电企公司之一,收购美国著名小家电ACA,短短八年公司上市,目前市值104亿;豪赌LED2009年带领德豪润达大手笔转型,仅五年时间就名列世界前五,成为中国唯一的全产业链研发与制造企业。

一位世界五百强企业的中国区老大曾经对王冬雷说,你的衣服拉链拉开,里面浑身是胆。

王冬雷承认自己很敢“赌”。从2010年起,他在连续三年内投资了近70亿元转型打造LED帝国。尤其在2012年,尽管LED行业面临着诸多质疑,在产能过剩、中国政府激励政策收缩、市场调整等因素的压力之下,他依然在年底收购了国内最大的LED照明企业雷士。

当雷士照明的风波闹得不可开交时,雷士股价曾一度跌了35%。在短短几天内,一向低调的王冬雷出人意料地迅猛出击,果断拿下雷士,就像一条冷不丁钻出水面掠食的鳄鱼。

王冬雷的手笔之大,令同行惊诧。一时间物议如沸。LED产业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太阳能?面包机大王能否做好高科技企业?一位LED业内人士将当年王冬雷的转型形容成背水一战。

如今,在一片质疑声中,王冬雷的广东德豪润达集团已经基本完成了LED中游、下游产业的布局,建全了整个产业链,成功转型成为国内LED龙头企业,以及全球最重要的化合物半导体制造商。

眼前的王冬雷没有“豪赌者”的张扬乖戾。他毫不避讳谈内心曾经的彷徨,眼神中还会经常露出一些单纯的笑意。在他看来,这些事情只不过是一步步按部就班、运筹帷幄的结果。

但王冬雷想要走的更远。他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同飞利浦、欧司朗一样的世界级照明公司,在有生之年给中国留下一个世界级的企业。

一生做好一件事

王冬雷有一句名言:要做就做老大。

他天生的创业型性格不允许他偏安一隅,但首先,他要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他认为专注是可贵的品质。“如果一件事情没有做到全球前三,我不会做第二件事情。”

在带领德豪润达从面包机做到新型家电、从实业到资本运作,从制造到设计三次升级,并成为全球前三的小家电公司之后,王冬雷开始为企业谋求战略转型。

这一次,他砍掉了当时已经投资三千多万的磷酸铁锂电池项目,放弃了当时补贴丰厚、热火朝天的太阳能项目,选择led产业。就做这一件事。这一次,他的目标仍然是世界前三。  

回忆当时的抉择,王冬雷轻描淡写地说了八个字,“倾家荡产,全力以赴”。

在豪赌70亿进军LED产业之前,王冬雷和其他持有股份的家族兄弟召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他告诉他们,如果转型成功,他将创造一个世界级的企业;如果失败,过去二十年的奋斗就此结束,宣告破产。王冬雷的心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这个决定在外界看来颇有点偏执狂的劲头。各种质疑声扑面而来。王冬雷却不为所动。“我一旦看准的事,不管别人怎么说,就干到底,绝不回头了。”

豪赌的背后,并非一个张扬好胜、热血澎湃的王冬雷。更多的是下手之前的理性和谨慎。

当年在大量资金涌入太阳能行业时,王冬雷在诱惑面前保持了一位工程师特有的冷静。“以现有的太阳能发电技术,做到极致能达到的发电成本也在一块钱上下,而用煤发发电的成本两毛五足矣,用水发电的成本一毛钱。这样一算,如果没有补贴,太阳能老百姓谁去买你的呀。”当年另辟冷门,有人说他傻,但他却说,“我不能把命栓在别人的裤腰带上啊。”  

理工科出身的王冬雷做决策时非常注重对数据的分析。他给自己算了一笔账。尽管当时LED制造成本还很贵,但是根据成长曲线推算,王冬雷认为在2014年到2016年之间,它的成本会下降到传统节能灯的标准,寿命却是其10倍,而节能效率同节能灯比≥50%,同白炽灯比>90%,而且是无污染的清洁光源,同节能灯有汞污染是不同的。在市场上将可以完全取代传统光源。

但精于计算并不总是万能的。在大的战略机会面前,企业家的直觉往往比数据更重要。半导体照明带来的第四次产业革命,正使得整个照明行业处在翻天覆地的变化之中。和当年做小家电时一样,王冬雷敏锐的市场洞察力再次告诉他,这是中国制造业的必然发展方向。

如今,市场的“马达”已经启动。今年进入雷士专卖店的客户,八成认购LED产品。王冬雷乐观预期,LED的初春已来临,未来三五年,LED行业前景一片光明。因为他的果决,在中国LED市场即将暴发之前,德豪润达已经在去年年底提前完成了LED产业的全球布局。

2012年底,由于收购雷士照明,德豪润达拥有了雷士36家独家区域经销商,3029家覆盖到国内31个省、市、自治区的专卖店,以及覆盖全球19个国家及地区的19家海外经销商。但善于提前布局、伺机而动的王冬雷并不止于此。现在,继雷士之后,他仍然在全球范围内寻找着机会,希望继续通过兼并收购这条路,尽快实现他“世界前三”的目标。

但中国制造要成为世界级的企业,品牌是绕不过去的难题。西方品牌花了上百年时间的沉淀,才奠定了今天的地位。尽管承认和目标尚有距离,王冬雷依然执拗地说,“差得远也不怕,我们过去骑自行车,现在不也有汽车开了吗?以后想要开飞机,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啊。”

王冬雷自认为是一个活在过去的人。和同代的创业者一样,他是一名理想主义者,一直记着读书时“振兴中华”的信念。“我快五十了,最多还有十年,我要在退休前做到这件事,”王冬雷说,“人一辈子就做一件事情,哪怕别人说我傻,也要把它做好。”

技术控王冬雷

美国一家投行的资深分析师保罗·诺格罗斯在一篇文章中写道:“近乎变态地注重细节才是乔布斯的成功秘诀。”对技术的痴迷和细节的重视,正是许多制造业企业家成功的特质。

和乔布斯一样,王冬雷是一个爱琢磨的人,拥有一份爱玩科学的天真。他曾经因为电水煲太费电而给妈妈发明过一个节能保温壶,并申请了专利,现在日本也在使用这项技术。“从一天耗电2度变成只需要0.26度,我到现在还记得,”他说起来流露出些许孩子般的得意。

十几年前,德豪润达的第一代面包机,就出自于王冬雷本人在实验室里的上千次实验。为了摸索面包的配方,面包机的程序、加热温度、发酵时间,他整整做完了一卡车的面粉。

相比起管理一家上市公司,王冬雷觉得自己更像一名科学家。打开他每天随身携带的一个大开本练习本,上面写满了各种运算,画满各种芯片的设计图。这样的本子用掉不计其数。现在,他正在构想一个能代替T5支架的新的软灯条,目前全世界都还达不到相应的亮度。

作为德豪润达中央研究院的院长,公司现有专利的一半以上都来自于王冬雷的发明。哪怕是坐飞机时也会有突然的灵感涌现,机票、纸巾上都是他那些世界级专利诞生的地方。他认为,创建一个LED帝国,一定要下决心投入科研,领先同行,而拥有自己的专利尤为重要。

对于王冬雷而言,实验室是最大的娱乐场所。但凡有点时间,他就会跑到实验室里去,每次都要待到秘书来喊。于他,钻研这些事情就像别人去卡拉OK一样,对于紧张枯燥的日常生活是一种调剂。目前,他本人拥有两百多个发明专利,其中一半以上都已经成为了现实。

爱钻研的王冬雷自认和雷士照明的创始人吴长江是绝配。“我把产品搞掂,他把产品卖好,多好啊!我更愿意待到实验室里去,这是我的强项。”

都说王冬雷豪赌,他却自认为是个谨慎的人。“我知道我能做什么,我不能做什么。”

事实上,收购雷士是王冬雷转型LED时一早便已定下的战略。他深知德豪润达的基因是制造业的基因,从来没走过品牌和渠道路线,因此在中国购买雷士,美国纳入惠而浦,让他们来负责销售,而德豪负责设计和制造,由此形成一个上下游结合的完整产业链。

王冬雷深知,投身LED这个尖端行业需要的不仅是钱,还要有全世界最好的技术。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民营企业尚有局限。但王冬雷却早已运筹帷幄。过去二十年在海外打拼的经历,让他明白如何整合全球最好的资源,“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可以变成德豪润达的科学家。”

尽管是自称“傻子”的理工科男,但王冬雷的领导能力和性格感染力却早在17岁时就显露无遗,是80年代大连理工大学的风云人物。王冬雷不但是体操队种子选手,校报编辑,演讲团团长,还常常带领同学们勤工俭学,通过给学校铺草坪来赚钱补贴生活。

目前,在芜湖和大连,驻扎着德豪润达两批核心的科研人员,他们全部都是来自全球LED领军企业的高层管理和研究人员,包括竞争标杆飞利浦、首尔半导体的首席科学家。这些人都是王冬雷亲自跑了五次美国,一个个从硅谷说服以后带领进来的。

这位刚刚转型进入LED领域的民营企业家,有着令这些世界级人才不可抗拒的说服力。王冬雷给他们每一个人描绘了一个宏大的愿景,告诉他们,他要做并且能够做到世界前三。

“我告诉他们,LED这个产业将来的发展前途在中国,中国的未来在德豪润达。我们有一个企业理念,要做一定做到前三名,要不就不做,”王冬雷带着充满说服力的语气说道,“就过去二十年的经验来看,只要中国人下定决心去做的,基本上没有人能打败我们。”

在王冬雷看来,想象力和创造力与教育背景无关。“设计一个灯泡很容易,但当天上没有飞机的时候,想像出一架飞机,并告诉人们怎么造,这是一种天赋。”在德豪润达的Led照明研究所,有一位只初中毕业却创造力惊人的工程师,王冬雷给了他一个很高的职务,并亲切地拍着肩膀称呼他为“王老邪”。冬雷对老邪说,即使是棵草,你要设计到黄金的水平。

目前,在大连德豪润达,有着全球最大的4英寸led工厂。而这个工厂出产的芯片,可以做20亿只5瓦的led灯泡。王冬雷又算了一笔账:光这间工厂生产的芯片,用于制作灯泡,按每天使用5小时计数,可为国家节约150亿度电,10小时就是300亿度电,相当于1/3个三峡大坝的发电量。一年就可以为国家节省150-200亿度电。

王冬雷说,他希望这间工厂能够改写中国照明的历史。

“我们做工业企业的人,一辈子能碰上一次工业革命,是多么幸运的事情,”王冬雷说,“能把这件事做好,留下一个世界级的企业,这辈子就没有白活。”

来源于《财经天下》2013年第25期(总第46期)

上一篇:(第一财经日报)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中国高端制造业正在崛起 下一篇:(珠海特区报)对话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 :战略转型LED 只做专精特新